教會簡介
同工簡介
主日崇拜

主日學
基督少年軍
會務報告
代禱事項
文章分享
網上相簿

每日靈修

聚會時間
梨木樹堂
聯絡我們
主頁






【每日靈修】201711月20- 20171126

(靈修文章已獲建道神學院「爾道自建」授權使用)

 

20/11/2017

既便如此  即或不然

作者﹕吳劍麗

經文:但以理書三16-18

 

16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對王說:「尼布甲尼撒啊,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,17即便如此,我們所事奉的上帝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。王啊,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;18即或不然,王啊,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,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。」

 

面對王的詰問:「你們不事奉我的神,也不敬拜我所立的金像,是故意的嗎?」(但三14),哈拿尼雅、米沙利和亞撒利雅毫不退縮地回應:「尼布甲尼撒啊,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。」(但三16)這個答案表明他們不打算為自己作任何辯護,更清楚地說,他們認為根本毋須向王解釋原因,因為他們過去沒有拜金像,而現在、將來也不會屈服。這個聽起來極其不敬的回答,背後需要何等大的勇氣和堅持。

 

哈拿尼雅、米沙利和亞撒利雅深信他們事奉的上帝,絕對有能力把他們救離火窯;與此同時,他們有心理準備,上帝有祂的主權,不一定選擇救拔他們。換言之,三人知道自己有葬身火窯的可能。然而,比這一切更重要的是,他們仍然定意不拜金像。

 

從哈拿尼雅、米沙利、亞撒利雅身上,可以看到他們的信仰和心志:

第一,忠心。三人堅拒敬拜金像,為要持守作為上帝子民的身份,絕不向代表巴比倫神明的金像屈膝(參但三12141828)。言語上他們不為自己辯護甚麼,惟在行動上表明對上帝的忠心,且甘願付上代價。他們的忠心在獲得尼布甲尼撒給予多一次機會時更顯得真實無訛,寧捨棄保命的最後機會,忠於上帝而死,也不願背信偷生,正如詩人所體會的:「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」。(詩六三3

 

第 二,信靠。哈拿尼雅、米沙利、亞撒利雅表現出來的不單是非凡的勇氣,還有對上帝堅定不移的信心。他們深信主若願意,必定有能力搭救他們,因為祂是一位大能 的神。即使面臨生命威脅,他們對上帝的信心也從未動搖;或者換個角度說,在嚴峻的考驗面前,這份對上帝的信心成為他們站立得穩的秘訣。

 

 

第三,順服。哈拿尼雅、米沙利、亞撒利雅面對王的質問時,先後以「即便如此」(但三17)及「即或不然」(但三18) 回應。這兩句話擲地有聲,充份表達他們對上帝主權的全然順服。無論上帝最終將施行拯救,抑或容讓他們葬身火海,在不確定上帝旨意如何的情況下,哈拿尼雅、 米沙利、亞撒利雅對他們所信奉的上帝都不存絲毫怨懟或質疑。「即或不然」不是為自己打圓場的台詞,恰恰相反,這句話是信仰告白,是在敵人面前勇敢地宣告: 「無論上帝的旨意如何,我們或生或死,總不向偶像屈膝,因為我們所信靠及效忠的對象只有一位。」

 

思想:弟 兄姊妹,「即便如此」及「即或不然」可是你的信念?事情的發展或不如我們所想望,上帝的旨意更非我們所能明白,卻仍然高舉上帝的主權,並定意順服信靠。信 念背後,是對上帝大能和慈愛的確信;少了其中一樣,我們對上帝的認識還是有缺欠。哈拿尼雅、米沙利、亞撒利雅用他們的性命宣告:無論何景況,都忠於上帝, 至死不渝。耶穌基督對祂的跟隨者的要求正是:「你務要至死忠心,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。」(啟二10

 

 

21/11/2017

燒不滅的信心

作者﹕吳劍麗

經文:但以理書三19-30

 

19當時,尼布甲尼撒怒氣填胸,向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變了臉色,吩咐人把窯燒熱,比尋常更加七倍;20又吩咐他軍中的幾個壯士,將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捆起來,扔在烈火的窯中。21這三人穿著褲子、內袍、外衣,和別的衣服,被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窯中。22因為王命緊急,窯又甚熱,那抬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的人都被火焰燒死。23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這三個人都被捆著落在烈火的窯中。

24那時,尼布甲尼撒王驚奇,急忙起來,對謀士說:「我們捆起來扔在火裏的不是三個人嗎?」他們回答王說:「王啊,是。」25王說:「看哪,我見有四個人,並沒有捆綁,在火中遊行,也沒有受傷;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。」

26於是,尼布甲尼撒就近烈火窯門,說:「至高上帝的僕人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出來,上這裏來吧!」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就從火中出來了。27那些總督、欽差、巡撫,和王的謀士一同聚集看這三個人,見火無力傷他們的身體,頭髮也沒有燒焦,衣裳也沒有變色,並沒有火燎的氣味。28尼布甲尼撒說:「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的上帝是應當稱頌的!他差遣使者救護倚靠他的僕人,他們不遵王命,捨去己身,在他們上帝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神。29現在我降旨,無論何方、何國、何族的人,謗讟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之上帝的,必被凌遲,他的房屋必成糞堆,因為沒有別神能這樣施行拯救。」30那時王在巴比倫省,高升了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。

 

哈 拿尼雅、米沙利和亞撒利雅的信仰告白,大大觸怒了尼布甲尼撒。王憤而下令把窯燒熱,比平常更熱七倍。「七」是象徵的數字,意即把火窯燒至熱得不能再熱的程 度,連抬他們的人都被洞口噴出的火焰燒死了。哈拿尼雅、米沙利和亞撒利雅被捆綁著扔進窯裡。當時一般的窯設有通風口或添燃料的洞,大概尼布甲尼撒從洞口看 見一個奇景,見有四個人自由在火中行走,第四人的相貌好像神明的兒子。(但三25)經文沒有明確指出這第四個「人」是誰,很可能是上帝所遣的使者。無論如何,施行拯救的是上帝,三人毫髮無損則肯定是一個神蹟。

 

「有哪一個神明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呢?」(但三15) 答案已經出現。上帝要讓尼布甲尼撒明白,掌管一切的到底是誰。不是強逼國民敬拜金像的巴比倫王(雖然上帝啟示他就是那「金頭」),而是耶和華,正如祂曾如 此啟示自己:「如今,看!我,惟有我是上帝;我以外並無別神。我使人死,我使人活;我擊傷人,也醫治人,沒有人能從我手中救出來。」(申三二39)耶和華曾經把祂的百姓從埃及地拯救出來,這是以色列民的真實經歷。(參申四20)在這個神蹟面前,不僅哈拿尼雅、米沙利和亞撒利雅親自經歷耶和華是大能的拯救者,連尼布甲尼撒,那些總督、欽差、巡撫和王的謀士,和所有控告者,都一同見證上帝奇妙的作為。

 

事件從一個諭旨開始,以另一個諭旨結束。最初的諭令:「各方、各國、各族的人哪,有令傳與你們:5你們一聽見角、笛、琵琶、琴、瑟、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,就當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。6凡不俯伏敬拜的,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。」(但三4-5)最後被這個諭令所取代:「無論何方、何國、何族的人,謗讟沙得拉、米煞、亞伯尼歌之上帝的,必被凌遲,他的房屋必成糞堆,因為沒有別神能這樣施行拯救。」(但三29)原來仇敵對三人的指控:「這些人不理你,不事奉你的神,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。」(但三12 最後竟轉化成王的讚譽:「他們不遵王命,捨去己身,在他們上帝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神。

」(但三28)。回應自己最初的反問,尼布甲尼撒不得不承認沒有別神能如此施行拯救。他不僅承認耶和華是至高的神,下令全國都要尊崇祂,他也認同三人堅守自己的信仰是正確的,順從這樣的一位神,比順從人更應當。(參徒五29

 

思想:第二章的異夢,揭示出人間政權每況愈下的走向。若是如此,上帝的子民當怎樣自處?在第三章,作者即以哈拿尼雅、米沙利和亞撒利雅的見證,提醒上帝的子民在受壓迫苦害下境況下當如何生活。三人未有豁免火窯的苦難,卻經歷上帝的同在(參賽四三2),得蒙拯救,最後還獲得尼布甲尼撒的提拔和獎賞。然而重點不在「高升」(但三30), 卻在於三人至死忠心。他們尊崇上帝的大能,也俯伏在祂的主權下;他們已作好或要付上最沉重代價的準備:即或不然,仍相信上帝在掌權,至死高舉主的名。弟兄 姊妹,你是否打從心裡相信,在人生的境遇中,或順或逆,上帝都在?有時我們不一定如願可即時脫離患難困厄,然而,在不同的景況中,你可曾表現出忠心、信心 和勇氣,教別人震憾,以致把榮耀都歸給上帝?

 

 

22/11/2017

內住聖神的靈

作者﹕吳劍麗

經文:但以理書四1-9

 

1尼布甲尼撒王曉諭住在全地各方、各國、各族的人說:「願你們大享平安!2我樂意將至高的上帝向我所行的神蹟奇事宣揚出來。

3他的神蹟何其大!

他的奇事何其盛!

他的國是永遠的;

他的權柄存到萬代!

4「我-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宮中,平順在殿內。5我做了一夢,使我懼怕。我在床上的思念,並腦中的異象,使我驚惶。6所以我降旨召巴比倫的一切哲士到我面前,叫他們把夢的講解告訴我。7於是那些術士、用法術的、迦勒底人、觀兆的都進來,我將那夢告訴了他們,他們卻不能把夢的講解告訴我。8末後那照我神的名,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來到我面前,他裏頭有聖神的靈,我將夢告訴他說:9『術士的領袖伯提沙撒啊,因我知道你裏頭有聖神的靈,甚麼奧祕的事都不能使你為難。現在要把我夢中所見的異象和夢的講解告訴我。』

 

但以理書第四章與第二章情節相似,同樣以尼布甲尼撒召通國術士解夢不果為開始,最後由但以理藉啟示解開奧秘為結束。惟與第二章不同,這次尼布甲尼撒主動向術士們透露夢境內容,仍無人能解,王即傳召但以理,可見他已經認定但以理與其他術士不一樣:他裡頭有神聖神明的靈(但四89)。

 

第四章其實是一封詔書(或通諭)。詔書以尼布甲尼撒對「至高上帝」的頌讚作為開始。他高舉上帝的神蹟、奇事、國度、權柄(但四3), 都關乎上帝的超凡大能及祂對世界的主權。尼布甲尼撒對上帝的讚美,建基於他將要細述的親身經歷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尼布甲尼撒治下,巴比倫帝國的版圖從今日 的埃及伸展到伊朗,又從敘利亞延至沙地阿拉伯,涵蓋了許多不同的文化、語言及民族;故此,尼布甲尼撒王以詔書向全地各方、各國、各族的人宣揚耶和華的作 為,對被擄的子民而言實在意義深遠:耶和華上帝的名,竟在各方各國各族面前,被一位異邦君王所高舉。

 

得夢之先,尼布甲尼撒原「安居在家中,在宮裏享受榮華」(但四4), 可以推測事件是發生在巴比倫王朝極安定繁榮的一段期間。突如其來一個怪異的夢,擾亂了尼布甲尼撒平靜的生活;夢境令人懼怕、驚惶,王隱隱知道此夢非比尋 常,於是馬上召來一群術士為他解夢。這次王雖不再隱瞞夢的內容,卻仍然無人能夠解釋夢的意義。熟悉的情節再次提醒我們:此夢是出於上帝,夢的解釋也是出於 上帝;惟透過上帝的僕人,才能明白夢的啟示。

 

尼布甲尼撒終召來但以理替他解夢。有了第二章的經驗,為何王不一開始就想起召但以理呢?諷刺的是,尼布甲尼撒聲稱知道但以理裏頭有聖神的靈(但四89),任何奧祕都難不倒他;同時卻又以「伯提沙撒」(名字與巴比倫一個女神相關)來稱呼但以理(但四8)。到底尼布甲尼撒信的是哪一位神?在原文中,「聖神」是眾數,意味著在王的觀念中,他相信有多位神明的靈在但以理裡頭,以致但以理智慧過人,超越其他術士。事實上,尼布甲尼撒仍未明白但以理所敬拜的是獨一真神。

 

思想:尼 布甲尼撒可是你的寫照?曾親身經歷過上帝的大能,及後卻忘記第一時間到主面前尋求祂。平常把「主」掛在嘴邊,但心底裡卻從未讓祂居首位。以往的屬靈經歷, 如果沒有幫助你更認識、更信靠上帝;過去上帝在你身上的作為和恩典,如果未能成為你面對下一次考驗的資產,那實在太枉費,也太可惜了。求主幫助我們,常常 仰望上帝,不忘記祂的作為,唯遵守他的命令。(參詩七八7

 

 

23/11/2017

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

作者﹕吳劍麗

經文:但以理書四10-27

 

10「我在床上腦中的異象是這樣:我看見地當中有一棵樹,極其高大。11那樹漸長,而且堅固,高得頂天,從地極都能看見,12葉子華美,果子甚多,可作眾生的食物;田野的走獸臥在蔭下,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;凡有血氣的都從這樹得食。

13「我在床上腦中的異象,見有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。14大聲呼叫說:『伐倒這樹!砍下枝子!搖掉葉子!拋散果子!使走獸離開樹下,飛鳥躲開樹枝。15樹墩卻要留在地內,用鐵圈和銅圈箍住,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濕,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吃草,16使他的心改變,不如人心,給他一個獸心,使他經過七期。17這是守望者所發的命,聖者所出的令,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,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,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。』

18「這是我-尼布甲尼撒王所做的夢。伯提沙撒啊,你要說明這夢的講解;因為我國中的一切哲士都不能將夢的講解告訴我,唯獨你能,因你裏頭有聖神的靈。」

19於是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驚訝片時,心意驚惶。王說:「伯提沙撒啊,不要因夢和夢的講解驚惶。」伯提沙撒回答說:「我主啊,願這夢歸與恨惡你的人,講解歸與你的敵人。20你所見的樹漸長,而且堅固,高得頂天,從地極都能看見;21葉子華美,果子甚多,可作眾生的食物;田野的走獸住在其下;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。

22「王啊,這漸長又堅固的樹就是你。你的威勢漸長及天,你的權柄管到地極。23王既看見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,說:『將這樹砍伐毀壞,樹墩卻要留在地內,用鐵圈和銅圈箍住;在田野的青草中,讓天露滴濕,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吃草,直到經過七期。』

24「王啊,講解就是這樣:臨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於至高者的命。25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,與野地的獸同居,吃草如牛,被天露滴濕,且要經過七期。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,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。26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樹墩,等你知道諸天掌權,以後你的國必定歸你。27王啊,求你悅納我的諫言,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,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,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。」

 

尼布甲尼撒夢見「大地中間」有一棵樹。此樹高得頂天,廣大無邊,是豐饒繁衍的象徵;樹葉青翠,果實纍纍,是各種走獸與百鳥的棲身之所、糧食之源。古代近東的文學作品中以「樹」象徵君王的描寫並不罕見,在聖經某些經卷裡也有類似的文學手法(參結一七1-10,三一3-14)。「樹」象徵神聖的世界秩序;君王則代表人類的秩序,因君王象徵完人,反映神的形象。當時的巴比倫帝國被視為世界的中心,亦是當時中東地區最強盛的國家;尼布甲尼撒更自視為完人,掌管天下。

 

夢中出現的那位神聖的守望者顯然是「上帝的使者」(但四13;另參申三三3;亞一四:5)。守望者宣告要鏟除這棵大樹,只剩殘幹,並用鐵圈銅圈箍住。樹雖然被砍,卻不至於死(因為樹墩仍存留,未傷及樹根);鐵圈銅圈套住樹墩,則有保護的作用(有學者認為重點在於捆綁,但按照上下文,似乎是強調保護方面)。

 

夢境的意象忽爾改變,樹化成了獸,餐風飲露。守望者接下來的宣告(但四16-17)有幾個重點:

1.           人心換成獸心

人之所以異於禽於獸者幾希,孟子認為箇中差別在於「仁義」。從聖經的啟示看,人獸更有本質上的差別。此處的「獸心」很可能是一種精神錯亂的現象。

2.           經過七個時期

按啟示文學的特性,應視為一段被定規的時間。

3.           至高者在掌權

守望者的宣告,成為這個夢的終結及重點:「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,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,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。」(但四17)這正是整卷但以理書的主旨。

 

但以理書四章19節開始至33節的部份,以第三人稱寫成。但以理領受了從上而來的啟示,解釋尼布甲尼撒是巴比倫帝國的中心,通國的百姓從他那裡得著蔭庇。然而尼布甲尼撒要倒下,他的心被換成獸心。至高者對尼布甲尼撒的心意並非要剪除消滅,卻是等他「知道天(即至高者)在掌權」,國就仍歸他。

 

這是一個審判的信息,同時是帶條件的:只要尼布甲尼撒聽勸:「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,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,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。」(但四27)王只要行公義,好憐憫,在至高者存謙卑的心(參彌六8),就有機會得享平安。

 

思想:尼布甲尼撒的夢,是上帝對身為巴比倫君王的他一個嚴厲的警告。雖然尼布甲尼撒手握權柄,但他不應忘記是誰真正掌權,是誰隨己意揀選人坐這高位(但四25)。 這個夢要提醒尼布甲尼撒,必須謙卑順服那位至高的掌權者,並謹守自己作為國君的本份。今日我們雖不是貴為一國之君,卻各有上帝所賦予我們在地上的身份、權 力和責任。你清楚確認這一切是來自上帝的賜予,而不是個人的才能嗎?你又是否盡己之力,行公義、好憐憫,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?倘若過去有所虧欠,求 主仍然賜下機會,讓我們悔改回轉。

 

 

24/11/2017

驕傲在敗壞以先 狂心在跌倒之前

作者﹕吳劍麗

經文:但以理書四28-37

 

28這事都臨到尼布甲尼撒王。29過了十二個月,他遊行在巴比倫王宮裏。30他說:「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,要顯我威嚴的榮耀嗎?」31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,有聲音從天降下,說:「尼布甲尼撒王啊,有話對你說,你的國位離開你了。32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,與野地的獸同居,吃草如牛,且要經過七期。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,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。」33當時這話就應驗在尼布甲尼撒的身上,他被趕出離開世人,吃草如牛,身被天露滴濕,頭髮長長,好像鷹毛;指甲長長,如同鳥爪。

34日子滿足,我-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,我的聰明復歸於我,我便稱頌至高者,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上帝。

他的權柄是永有的;

他的國存到萬代。

35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;

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,

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。

無人能攔住他手,

或問他說,你做甚麼呢?

36那時,我的聰明復歸於我,為我國的榮耀、威嚴,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;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。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,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。37現在我-尼布甲尼撒讚美、尊崇、恭敬天上的王;因為他所做的全都誠實,他所行的也都公平。那行動驕傲的,他能降為卑。

 

尼布甲尼撒得異夢後,但以理勸告他接納諫言,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,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(但四27)。可見耶和華雖向尼布甲尼撒發出嚴厲警告,卻同時給予回轉的機會。不過聖經作者隨即以簡短的一句記述結果:「這些事都臨到尼布甲尼撒王。」(但四28)從解夢到夢的應驗之間,時間相隔十二個月。尼布甲尼撒若真心誠意悔改回轉,絕對有足夠的時間,可惜他沒有珍惜上帝所賜的機會。

 

根 據一些古代文獻及考古學的發現,巴比倫城是一座極其宏偉壯觀的首都城市。城的外牆延展逾八千米,牆頂可供四馬戰車奔馳;巧奪天工的空中花園更被列為世界奇 景之一。當尼布甲尼撒在王宮頂俯瞰這一切,竟沾沾自喜,渾忘是至高者賜予他權勢和能力,更罔顧從上而來的警告,自詡以大能大力建都,把榮耀盡歸自己。(但 四30)他絕對沒有預期話音未落,審判就臨到。經文提到尼布甲尼撒從權傾天下的君王,一下子變得像一頭遍地遊走的野獸,歷經七個時期之久。有學者估計這是一種精神錯亂的現象,被稱為「幻獸症」或「狼狂症」,患者會產生錯覺,自以為是野獸,無論舉動和生活都模倣獸的樣式。

 

在 巴比倫的歷史文獻中找不到尼布甲尼撒患病的相關記載。原因之一是巴比倫文獻集中記載尼布甲尼撒前十三年的統治,之後的事極少提及;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尼布 甲尼撒不欲此事載於史冊(正如埃及文獻未提及以色列人出埃及一事)。無論如何,尼布甲尼撒一度患病遜位,確實記錄在但以理書中。

 

記載至此,但以理書四34-37又回復詔書的形式。上帝所定的七個時期過了(但四25),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(但四34)。這並非無意識地往上看的一個動作而已,而是認識到上帝的超越,承認自己在上帝眼中算為虛無(但四35)。明白了這一點,尼布甲尼撒終回復正常意識,他就稱頌那位至高者。尼布甲尼撒的頌讚(但四34-3537)有以下重點:

 

1.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帝是至高、永活的主(但四34

2.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帝才是真正的掌權者(但四34

3.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帝是憑己意行事的神,沒有人能攔住祂的手(但四35

4.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帝所作的盡是誠實和公平(但四37

5.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帝使驕傲的降為卑(但四37

 

明白了上帝的屬性、大能和榮耀,尼布甲尼撒不僅意識回復正常,也重返王座。詔書以尼布甲尼撒對至高者的頌讚作結。

 

思想:尼布甲尼撒的威榮和權勢在當世似乎無人能及,但事實是「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,要將國賜給誰就賜給誰 」(但四1725)。上帝才是那位掌權者,祂能夠用任何人來成就祂自己的旨意。事實上,但以理書從一開始就透過不同的事件帶出這個中心信息:是上帝使尼布甲尼撒贏得戰役,攻下耶路撒冷及奪去聖殿中的器皿(但一1-2);是上帝藉異夢啟示尼布甲尼撒,並透過祂的僕人解釋夢的意義(但二、四章); 是上帝保護了自己忠貞的子民,在逼害下毫髮無損(但三章);是上帝將國賜予尼布甲尼撒。但當後者自高自大,多行不義,上帝就把他從王座拉下來:「那行事驕傲的,他能降為卑。」(但四37

 

當一個人看自己過於所當看之時(羅一二3), 無疑是容讓自己陷入一個極大的危機當中。聖經中許多因驕傲而跌倒的例子(參創三章、十一章)。弟兄姊妹,我們得慎防來自財勢權位的世俗虛榮,但更須警惕屬 靈的驕傲。若你擁有各樣恩賜,服事滿有果效,毋忘這一切都是由上帝賜予,明白「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,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;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,看守的 人就枉然警醒。」(詩一二七1)求主幫助我們,無論身處高位與否,都明白自己乃是置身於上帝所設定的秩序和位置之中;讓我們常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,除去自我中心,謙卑、順服,努力作成上帝的託付。

 

 

25/11/2017

心中光明

作者﹕吳劍麗

經文:但以理書五1-12

 

1伯沙撒王為他的一千大臣設擺盛筵,與這一千人對面飲酒。2伯沙撒歡飲之間,吩咐人將他父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銀器皿拿來,王與大臣、皇后、妃嬪好用這器皿飲酒。3於是他們把耶路撒冷上帝殿庫房中所掠的金器皿拿來,王和大臣、皇后、妃嬪就用這器皿飲酒。4他們飲酒,讚美金、銀、銅、鐵、木、石所造的神。

5當時,忽有人的指頭顯出,在王宮與燈臺相對的粉牆上寫字。王看見寫字的指頭6就變了臉色,心意驚惶,腰骨好像脫節,雙膝彼此相碰,7大聲吩咐將用法術的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進來,對巴比倫的哲士說,誰能讀這文字,把講解告訴我,他必身穿紫袍,項帶金鍊,在我國中位列第三。8於是王的一切哲士都進來,卻不能讀那文字,也不能把講解告訴王。9伯沙撒王就甚驚惶,臉色改變,他的大臣也都驚奇。

10太后因王和他大臣所說的話,就進入宴宮,說:「願王萬歲!你心意不要驚惶,臉面不要變色。11在你國中有一人,他裏頭有聖神的靈,你父在世的日子,這人心中光明,又有聰明智慧,好像神的智慧。你父尼布甲尼撒王,就是王的父,立他為術士、用法術的,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袖。12在他裏頭有美好的靈性,又有知識聰明,能圓夢,釋謎語,解疑惑。這人名叫但以理,尼布甲尼撒王又稱他為伯提沙撒,現在可以召他來,他必解明這意思。」

 

但 以理書第五章帶給讀者似曾相識之感。雖然背景、人物不一樣,但是事件、情節與第二章及第四章均有不少相似之處。例如,同樣是王遇上困惑難解之事,同樣急召 宮中所有哲士卻不得要領,最後唯有但以理能解釋夢境或異象背後的意義。不過,第五章仍同中有異。其一,但以理對尼布甲尼撒的態度與對伯沙撒迥然不同;對前 者但以理始終表達出尊重、關切之情,但對後者卻不曾表達一絲同情。其二,尼布甲尼撒與伯沙撒都是錯在驕傲自高,二人對啟示的回應卻大有分別;尼布甲尼撒一 度從失敗中吸取教訓,病癒後頌讚至高者,得以重返王座(第四章),而伯沙撒則連改過的機會也沒有。

 

但以理書未交代尼布甲尼撒何時遜位或駕崩,伯沙撒是在第五章突然出現的。經外文獻中亦找不到名為伯沙撒的君王。據史冊記載,尼布甲尼撒歿於主前562年,他的兒子以未米羅達(主前562-560,參王下二五27)繼位,未幾被處決。其繼任人涅里格利沙爾(Neriglissar,主前560-556)及其子拉巴施馬爾杜克(Labashi-Marduk)先後在位,惟任期不長,最後被拿波尼度篡位;後者亦成為巴比倫最後一位君主,在位至波斯王塞魯士攻陷巴比倫為止(主前539)。伯沙撒其實是拿波尼度的兒子,在父親因開罪米羅達祭司避走提瑪城的十年間攝政。

 

第五章一開始,記載伯沙撒擺設千人筵大宴群臣,看似是一個歡慶的場面,其實當時波斯大軍已經兵臨城下,第五章末即提到瑪代人大利烏攻下迦勒底國(但五30)。根據經外文獻記載,巴比倫於主前5391012日陷落,之前數日,波斯王塞魯士在離巴比倫不遠的西帕爾(Sippar)附近擊敗拿波尼度和及其軍隊;而最後一役是一場由敵軍發動的突襲,正是這場夜宴的背景。

 

敵軍劍拔弩張,大難臨頭了。不知道是為了壯膽、穩定人心,還是逃避現實,伯沙撒竟有興緻與群臣暢飲。然而最令人瞠目結舌的,是伯沙撒「吩咐人將他父(即祖輩)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聖殿所擄掠的金銀器皿拿來,好使王與大臣、王后、妃嬪用這器皿飲酒。」(但五2,參但一2)用別國的祭器飲酒,乃表示對該國宗教極度輕蔑甚至褻瀆,即使狂妄如尼布甲尼撒也從不行這等事。伯沙撒不僅用聖殿器皿飲酒,更向人手做的偶像敬酒(但五4)。伯沙撒褻瀆的不僅僅是聖殿的器皿,更是至高者耶和華。

 

觥籌交錯間,有指頭突然出現,在牆上寫字。舊約聖經中常常以「指頭」形容上帝的作為(參出七19,三一18;詩八3)。伯沙撒隱隱感到此乃不祥之兆(但五5-6),因此驚惶失色。與第二、四章的情況相似,「重賞」之下(但五7-8)仍無人能解開牆上文字之謎。按照常理,牆上文字是以當時通行的亞蘭文寫成,術士們理應可輕易讀出及解釋,其實不然。經過第二、四章的經驗,讀者明白到來自上帝的啟示,唯有上帝的僕人才能解開。

 

伯沙撒王其生也晚,不認識上帝的僕人但以理。最後由一位本不在筵席上的人物----太后(應該是拿波尼度的妻子,即伯沙撒的母親)把但以理引介給伯沙撒。 值得注意的是太后對但以理的介紹,指出他的信仰特質,以及他與尼布甲尼撒的關係:「在你國中有一人,他裏頭有聖神的靈,你父在世的日子,這人心中光明,又有聰明智慧,好像神的智慧。你父尼布甲尼撒王,就是王的父,立他為術士、用法術的,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袖。12在他裏頭有美好的靈性,又有知識聰明,能圓夢,釋謎語,解疑惑。這人名叫但以理,尼布甲尼撒王又稱他為伯提沙撒,現在可以召他來,他必解明這意思。」(但五11-12

 

思想: 但 以理書來到第五章,仍然呼應著整卷書的主題:無論何景況,甚或在位者不認識、不敬拜耶和華,都無法改變上帝才是那位掌權者的事實:祂在天上掌權,也在人的 國中掌權;祂要將國賜給誰就賜給誰,隨時把行事驕傲的降為卑;祂護理世界的運行,也主宰歷史的走向。作為基督徒,面對不公不義的政權,你是否常存盼望,深 知上帝仍在掌權?在一個不認識上帝的世代裡,在未皈信基督的人眼中,你是否一個裏頭有聖靈,心中光明,有屬天智慧,有美好靈性的人?

 

 

26/11/2017

常存敬畏

作者﹕吳劍麗

經文:但以理書五13-31

 

13但以理就被領到王前。王問但以理說:「你是被擄之猶大人中的但以理嗎?就是我父王從猶大擄來的嗎?14我聽說你裏頭有神的靈,心中光明,又有聰明和美好的智慧。15現在哲士和用法術的都領到我面前,為叫他們讀這文字,把講解告訴我,無奈他們都不能把講解說出來。16我聽說你善於講解,能解疑惑;現在你若能讀這文字,把講解告訴我,就必身穿紫袍,項戴金鍊,在我國中位列第三。」

17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說:「你的贈品可以歸你自己,你的賞賜可以歸給別人;我卻要為王讀這文字,把講解告訴王。18王啊,至高的上帝曾將國位、大權、榮耀、威嚴賜與你父尼布甲尼撒;19因上帝所賜他的大權,各方、各國、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戰兢恐懼。他可以隨意生殺,隨意升降。20但他心高氣傲,靈也剛愎,甚至行事狂傲,就被革去王位,奪去榮耀。21他被趕出離開世人,他的心變如獸心,與野驢同居,吃草如牛,身被天露滴濕,等他知道至高的上帝在人的國中掌權,憑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國。22伯沙撒啊,你是他的兒子,你雖知道這一切,你心仍不自卑,23竟向天上的主自高,使人將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,你和大臣、皇后、妃嬪用這器皿飲酒。你又讚美那不能看、不能聽、無知無識、金、銀、銅、鐵、木、石所造的神,卻沒有將榮耀歸與那手中有你氣息,管理你一切行動的上帝。24因此從上帝那裏顯出指頭來寫這文字。

25「所寫的文字是:『彌尼,彌尼,提客勒,烏法珥新。』26講解是這樣:彌尼,就是上帝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。27提客勒,就是你被稱在天平裏,顯出你的虧欠。28毗勒斯,就是你的國分裂,歸與米底亞人和波斯人。」29伯沙撒下令,人就把紫袍給但以理穿上,把金鍊給他戴在頸項上,又傳令使他在國中位列第三。30當夜,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殺。31米底亞人大流士年六十二歲,取了迦勒底國。

 

來到第五章,但以理再一次介入宮廷的危機當中。但以理是奉至高者的命來解釋指頭的來源及字的意思,因此他一口回絕伯沙撒的賞賜(但五17),當然他也早已洞悉所謂的賞賜一瞬間將變得毫無價值(但五31)。

 

這 段記載特別的地方,在於但以理在解讀文字之前,先責備伯沙撒。先知的職份之一,是當君王犯罪、得罪上帝,要奉主的名加以責備和警誡(參撒上十三、十五章; 撒下十二章;王上十八章;耶三十六章)。但以理以尼布甲尼撒作為例子,直指伯沙撒的罪。尼布甲尼撒遠比伯沙撒偉大威榮,但是當他的「心高氣傲,靈也剛愎, 行事狂傲」(但5:20)被上帝對付時,他懂得謙卑下來,至終明白「至高的上帝在人的國中掌權,憑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國。」(但五21)遠不及尼布甲尼撒的伯沙撒,卻不僅未從先祖身上學到教訓(但5:22),他甚至犯下更嚴重的褻瀆:玷污聖殿的器皿,用作拜偶像之用。(但5:23)宣告刑罰的指頭由此出現(但五24)。

 

「彌 尼,彌尼,提客勒,烏法珥新」是三個亞蘭文的名詞。「彌尼」重複了一次,有強調之意。三個名詞都是錢幣的單位,直譯出來是「彌那,彌那,舍客勒,一半」 (按上下文大概是指半舍客勒)。最獨特之處,是但以理把這些名詞以被動動詞的形式來解釋,意義變成了「數算」(數目)、「秤」(重量)、「分開」:「彌尼 就是神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。提客勒就是你被秤在天平上,秤出你的虧欠來。毗勒斯就是你的國要分裂,歸給瑪代人和波斯人。」(但五26-28

 

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下。巴比倫一度是舉世無雙的強盛帝國,但僅限於上帝所定規的期限內。時候到了,王朝必要結束,被波斯和瑪代取代。正因為瑪代波斯的得勢,日後才有塞魯士的詔令(拉一1-4),容讓以色列民重歸故土,重建聖殿。上帝按祂的旨意引導歷史前進。這個信息再次為被擄子民帶來安慰與盼望。

 

尼布甲尼撒與伯沙撒的經歷,清楚揭示上帝隨己意把權力賜予地上君王;與此同時,上帝要求他們行公義,好憐憫(但四27)。當君王偏行己路,上帝會透過異夢、異象等啟示,藉上帝的忠僕提出警誡。可惜的是,尼布甲尼撒和伯沙撒都未把上帝的吩咐放在眼內,前者把巴比倫的強盛視為個人功績(但四30),後者更狂妄至公然褻瀆上帝(但五1-4)。 第五章的結尾即記載了伯沙撒的下場:「當夜,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殺。米底亞人大流士年六十二歲,取了迦勒底國。」(但五30-31)這是一個侮慢褻瀆上帝又拜偶像者的結局,也呼應著但以理書的主題信息: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,憑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國(但四172532,五21)。權傾天下的君王(包括「金頭」),在上帝絕對的主權下,亦只能順應祂的廢立計劃,在祂所定規的時期內在位掌權。

 

思想:驕傲自恃、不敬畏上帝,絕非教外者的專利。事實上,基督徒很容易陷入這罪而不自覺。口稱耶穌為主,高呼神在掌管,行為上卻唯己是賴,從未服膺在上帝的主權下;為一些成就沾沾自喜,自覺比其他信徒更敬虔更熱心,渾忘一切福氣與好處都是從上帝而來(詩十六2)。求主幫助我們,常存敬畏祂的心,免得我們不自覺地在言行、思想裡輕慢主,失落了對祂應有的尊崇和畏懼(參太廿一13;林前十21-24,十一17-1827-29;徒五1-5